人民网
四川频道>>综合栏目>>成都

收费?免费?成都一座乡镇足球场的开放之争

2021年07月22日07:44 | 来源:四川日报
小字号
原标题:收费?免费?一座乡镇足球场的开放之争

  在记者的几次现场探访中,向阳镇体育运动文化广场的足球场都锁上了大门。

  向阳镇体育运动文化广场设施丰富。 向阳镇政府供图

  向阳镇体育运动文化广场的篮球场免费开放。

  近日,广汉市向阳镇部分居民反映:该镇体育运动文化广场的公共足球场长期上锁,居民只能在场外玩耍,需要付费才能进入。“足球场不是公共设施吗?为啥不让我们进入?”有居民质疑。

  向阳镇的公共足球场,是广汉市目前唯一的乡镇足球场,围绕它的争议因何而起?乡镇公共体育设施如何才能既建好又用好?四川日报全媒体民情记者进行了实地走访调查。

  开门之争

  足球场需付费使用,部分居民误会是外包给私人“圈钱”

  向阳镇体育运动文化广场于去年底建成,位于108国道与广汉市湘潭路交界处东北角,是我省“百镇建设行动”试点镇项目。

  记者看到,向阳镇体育运动文化广场设施颇为丰富,除了1个新建的3200平方米七人制足球场,还有3个篮球场,以及羽毛球场、乒乓球场、休闲健身场地、儿童游乐场等设施,并配套公共厕所、绿地景观等。

  向阳镇党委副书记杨宏达介绍,向阳镇场镇及周边小区,此前一直缺少配套的公共体育设施,当地居民只能在节假日借用中小学的运动场地。很多居民提出,希望向阳镇能像城里小区一样,增设公共体育设施。于是,向阳镇体育运动文化广场应运而生。可杨宏达们没想到,这些公共体育设施的运营方式,却在当地居民中引发了争议。

  居民冯先生说,自己平时喜欢踢足球,得知向阳镇新建了七人制足球场,不久前,他带小孩到足球场踢球,结果发现“锁起了”。

  现场有居民告诉他,足球场“外包给了私人”,需交费才能进入踢球。听到这样的说法,冯先生很不满,他质疑道:“前期建设、宣传中,从来没有提到收费的情况。既然是公共体育设施,就具有公益性,应该免费开放,方便我们健身,咋能包给私人‘圈钱’。”

  近期,记者曾先后3次在上午、下午不同时段来到向阳镇体育运动文化广场探访,发现该足球场四周有数米高的围网,足球场大门确实始终上锁,场内无人进行足球或其他体育活动。不过,旁边的篮球场等运动设施均免费开放。

  该足球场是否“外包给私人收费开放”?根据场边“足球场管理规定”上预留的电话,记者联系到广汉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大队向阳中队。

  中队负责人彭辉称,向阳镇体育运动文化广场建成投用后,一直由该中队与向阳镇向兴社区、向阳镇综合行政执法办公室负责管理维护,足球场并未外包给私人。

  “曾经有社会机构想把足球场租下来搞付费培训,考虑到运动设施的公益性,我们最终没有答应。”彭辉解释,足球场长期上锁,是因为足球场需定期维护,故实行“封闭式管理”,包场或者举行比赛,需提前至少一日向足球场管理人员预约,“可能因此让居民产生了误会”。

  记者在场边悬挂的“足球场管理规定”中,的确看到了彭辉提到的预约规则、预约电话、注意事项等内容。

  收费之因

  “低收费开放”为政策允许,用于反哺运营开支

  除了预约外,彭辉证实,足球场确实需要付费使用,按每场球两小时的标准,下午每场300元,晚上每场350元。“晚上要贵一些,主要是使用球场灯光产生的电费。”彭辉说。

  对此,冯先生等当地居民有些不解:同为公共体育设施,旁边篮球场、乒乓球场等都能免费使用,足球场收费是否有悖公益性?

  记者调查发现,一些公共足球场确系免费开放。例如德阳市区的德阳体育公园内,人工草皮足球场并不收费。

  不过,“免费”并非刚性要求。四川省体育局一位相关业务负责人介绍,从公共体育设施的属性来说,以服务全民健身、提供免费和低收费开放为主,但实行预约制和低收费开放,政策上也是允许的,不一定完全免费。

  记者查阅到:国务院发布的《公共文化体育设施条例》规定,“公共文化体育设施管理单位提供服务可以适当收取费用”。《四川省全民健身条例》明确,“公共体育设施向社会开放,不需要增加投入和专门服务的,应当免费;需要人员管理,消耗成本和设施维护保养的,可以适当收费,但不得以营利为目的”。2016年印发的《四川省足球改革发展实施意见》也提出,“促进公共足球场低价或免费向社会开放”。

  “足球场管理维护需要一定费用,这也是实行收费开放的重要原因。”彭辉说。记者就此咨询了一位体育产业从业者,据他透露,一块七人制人工草皮足球场,在不计算场地折旧的情况下,一年的运营成本在7万元左右。

  此外,“向阳镇体育运动文化广场的管理维护,也计划由足球场收费来承担。”彭辉说,目前,有两位保洁员专职负责广场的清洁卫生,每人每月工资1800元,加上劳保用品,一年近5万元,按一场球收费350元计算,要踢140多场才能收回人力成本。然而此前,足球场每周的付费开放场次仅一两场,收入远小于运营支出。

  不过,关于足球场的收费原因、收费标准如何核定、费用去向等情况,向阳镇政府没有在正式开放前进行公示,这也加深了部分居民的误解,有个别居民甚至因此做出过激行为。彭辉说,时有居民故意破坏围网,强行进入足球场。此外,足球场周边的洒水喷头由于受到人为破坏,迄今已维修了不下5次。

  应对之策

  公共体育设施“下沉”,应根据需求因地制宜

  一方面,是农村居民对公共体育设施需求增大,另一方面,却是乡镇一级财力有限,无法做到“不计成本维护、开放”,不得不对居民提高“准入门槛”,引起居民不满和质疑。“出现这种矛盾,是我们一开始没有想到的。”杨宏达说。

  这也让人思考:公共体育设施“下沉”乡镇后,怎么才能建好、用好?

  “考虑到全民健身、乡村振兴以及中考体育占比提升等因素,公共体育设施的规划建设应该进一步下沉乡镇,这也是未来的趋势。”成都体育学院运动休闲学院教授舒建平说。

  具体怎么建,则不妨因地制宜。舒建平说,在乡镇财力有限的情况下,布局哪些场地、哪些器材,应在事先考虑当地居民的喜好、需求的基础上,结合全民健身品牌建设,选择布置最适合当地需求的设施,没有必要面面俱到,这样场地的利用率也会更高。“比如有些地方喜欢武术、喜欢太极拳的居民比较多,那么修建太多足球场就不合适。”

  “对于很多乡镇而言,足球场这一体育设施是‘新生事物’,从建好到用好,有必要探索一套有效的机制。”四川省社科院社会学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廖冲绪说。他认为,公共决策过程中,应尽量将相关工作“前置”。“比如为什么要修建足球场、为什么要收费、按什么标准收费、如何管理维护,都可以事先通过村委会、相关管理部门等说明、公示、听证,充分保障居民的知情权和对公共事务的参与。”廖冲绪表示,这也是改变“大包大揽”的管理模式、进一步转变政府职能的必要之举。“如果事先明确了相关权责,也有助于变政府‘被动管理’为居民‘主动守护’,减少故意破坏现象。”

  四川省体育局相关负责人说,运营过程中,手段和方法可更加灵活,可以“分时段管理”,比如上午免费,下午和晚上低收费,带动百姓健身。

  这也是不少地区的做法。今年1月1日起施行的《浙江省公共体育设施管理办法》就明确,收费的公共体育设施在法定节假日和全民健身日应当免费向公众开放,其管理单位应当采取分时段定价等措施,对老年人、残疾人和在校中小学生实行优惠开放,并根据公共体育设施的功能和特点选择相应时间段实行免费开放。

  最新进展

  向阳镇足球场运行方式调整 部分时段免费开放

  记者发稿前夕,杨宏达告诉记者,向阳镇新的《足球场管理办法》已制定并向居民公示。根据该办法,足球场改变了过去“一刀切”的开放模式,实行“分时段管理”,每周一至周三向公众低收费开放,每周四至周日向公众免费开放,但仍需要提前预约。记者将足球场收费原因等情况转告给冯先生等当地居民,他们大多对收费表示理解。

  不过,冯先生认为,新办法规定的“不少于10人预约”仍值得商榷,因为小孩子等使用人群很难满足这一标准。他建议,在现有免费开放时间段中,专门在夜间、周末划出一部分实行“完全开放”,方便父母带孩子踢球,同时安排相关人员维护现场秩序。(四川日报全媒体记者余如波)

(责编:罗昱、章华维)

分享让更多人看到

返回顶部